深圳市悦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投资新闻
当前位置:悦享资本 >> 新闻中心 >> 投资新闻 >> 浏览新闻
刷车牌就能停车加油!大行发力无感支付,试图赶超第三方支付巨头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1日 浏览次数: 【字体:

                                                                         来源:证券时报

扫码支付后时代,无感支付正悄然崛起,银行欲借此对第三方支付巨头实现弯道超车。

9月10日,工商银行宣布,在北京、浙江、四川、吉林、山西、上海、贵州、山东八地同步正式对外发布“工银无感支付”产品,该产品是工行围绕智慧出行打造的全新产品体系,北京首都机场T1、T2、T3所有停车楼新增“工银无感支付”服务,车主在工行手机银行绑定车牌号与银行卡后,即可实现驾车离场时自动扣款、快速通行,以提高停车场通行效率,后续大兴国际机场也将支持工行无感支付方式缴纳停车费。

无感支付最初是由深圳市宝安机场、中国银联等单位在2017年9月联合推出的,通过停车场车牌识别技术与银行卡捆绑而实现的快捷支付服务。在银联联手银行推出无感支付之后,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也相继落地无感支付的应用场景。截至目前,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等均选择停车场支付场景作为无感支付的突破口,并在此基础上,扩大以车牌为支付识别介质的无感支付应用场景的扩展,如洗车、加油、高速路收费等。

传统金融机构中,一些银行也已推出或准备推出自己的无感支付,如目前四大国有行均已在部分地区尝试无感支付,再加之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进军,无感支付领域的“厮杀”程度已悄然升温。尤其对银行来说,无感支付的及早介入被视为移动支付领域实现弯道超车、占据主导地位的绝佳机会。

绑定他行卡也能实现无感支付

工行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汽车出行快速增长,面对有限的道路资源和不断增长的出行需求,提升通行效率、实现智慧出行成为城市综合管理的重点。本次发布的“无感支付”产品于2019年初试点推向市场,目前,在全国各地已有高速公路、机场、市区路侧停车、大型商业中心和加油站等领域合作项目近400个,全面实现“人-车-场-路”线上线下一体化金融服务。

以中国最繁忙的首都为例,工行为首都机场T1、T2、T3所有停车楼新增“工银无感支付”服务,客户在工行手机银行绑定车牌号与银行卡后,即可实现驾车离场时自动扣款、快速通行,大大提高了停车场通行效率。

“工银无感支付”产品体系包含“车牌付”、“扫码付”、“免密支付”三个产品,可以针对合作方的具体需求提供定制化解决方案。其中,“车牌付”借助车牌介质实现无感自助通行;“扫码付”提供标准的二维码主被扫功能;“免密支付”结合合作方的用户体系实现后台扣款功能。

据工行相关负责人介绍,车牌付是车主只需在工行手机银行APP上添加车牌并绑定任意一张银行卡(不限于工行卡),即可开通成功,当车辆通过收费口时,收费站利用车牌识别系统,扫描车牌号就能自动从银行卡付款,不再需要现金或手机。扫码付则支持主扫和被扫,支付包括支付宝、微信等全渠道二维码。免密支付则由合作方存储处理车牌信息,工行负责资金扣款服务。

大行纷纷尝试无感支付,应用停车场景有五大好处

随着移动支付的发展和推广,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交通出行深度融合,无感支付落地初期各家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不约而同地选择以车牌作为支付识别介质,并以停车场、加油站等作为无感支付应用落地的场景。例如,应用在停车场时,“无感支付”一方面解决了停车场缴费拥堵的问题,提高了车辆进出效率。另一方面,解决车主缴费方式不便、缴费排队的问题。

目前,四大行均已涉足无感支付,只不过目前并未在全国铺开,而是选择在个别地区(多选择在南方城市)先行先试。例如,2018年4月,建设银行中国银联,在深圳正式打响“无感支付”第一枪,在深圳上百个停车场、洗车场、加油站布局;中国银行也在深圳、杭州等地尝试无感支付。

深圳市银行业协会有关负责人曾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二维码支付模式下,银行卡只能作为扣款账户隐藏在后台,无法真实接触到用户的交易信息,制约了银行与用户的高频交流,在这个用户为王的时代,缺少用户的交互是非常可怕的。银行已经错过了二维码支付时代,不能再错过下一个智能无感支付时代。

该负责人表示,对银行来说,停车无感支付的推广有五方面好处。一是以银行卡为主导,增加了银行与用户的交流机会,以此分析掌握用户需求,发卡行在无感支付场景中占据了主导地位。二是该产品有助于银行获取停车场对公账户清算资金的沉淀。三是实现低成本批量获客,公私联动实现产品综合营销,提升客户粘度。四是客户绑定银行卡后,可提高银行卡使用率。五是通过停车场月卡费用代扣功能,迅速获取高端车主、业主客户等。

信息安全问题需规范

新型支付手段的兴起,信息安全和银行风控问题同样也是关注的热点。以车牌为支付识别介质进行无感支付,在便捷的同时,也不免让人担心安全问题,例如套牌车的支付问题。对此,工行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对于因套牌车问题使得客户被错扣停车费,工行目前会采取先行赔付的方式保障客户的正当权益,同时,工行“车牌付”也会设置地区锁功能,控制异地套牌;目前工行还在探索引入其他相关数据信息进行分析比对,以控制套牌车风险。

深圳市公安局交警局副局长冯新毅曾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所有支付方式都有安全问题,但相对而言,用车牌识别进行支付比较安全。一方面,目前套牌车数量逐年减少;另一方面,一旦用套牌车发生支付扣款,真车牌的车主通过收到扣款短信可以及时发现自己的车牌被别人套用,交警部门也可通过与停车场的数据联网自动识别出套牌车的存在。

有银行业人士认为,在物联网支付时代,只要一个物体能作为确认支付主体的唯一性,都可用来作为支付识别介质,但难点在于谁有权来采集支付识别介质的信息、如何采集以及如何保护信息安全。目前以车牌为支付识别介质推广无感支付最为成熟,人脸识别等生物介质的无感支付手段在技术层面虽已不存在障碍,但需要在法规、制度层面作出相应的规范才能推广使用。

目前,工行、建行等银行在小范围尝试过刷脸付款,但这一支付方式并没有大面积铺开。一大行中层对记者表示,通过人脸识别技术进行支付在技术层面已经较为成熟完善,但之所以尚未进一步推广,主要问题在于人脸识别支付过程中,哪类主体有权采集、存储和使用人脸信息等关键问题缺乏法律依据。

“一些明星企业,有顶级投资机构背书的,也上市在即的,价格合适风险可控就比较好出售。但是前几年项目估值偏高,被抢投的一些项目,上市后有破发的可能,就不太乐观了。”深圳前海万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宋咏红说。

李昊表示,他们也会接受别人出售的老股,而价格则取决于买卖双方的博弈。“每个机构的投资策略和投资理念不同,有些领域我们不看好,可有机构看好;还有一些产业投资者愿意接盘,但财务投资者则觉得一般。”

至于选择这些老股的标准,李昊说,和选择新项目的标准一样。“我们都会以一个新项目的标准来评判这个老股。虽然别人已经投过一轮,企业风险比较清晰,但投资风险不一定更小,因为估值已经比之前高了,所以我们也会谨慎判断。”不过,李昊也认为,对于这些转让的老股,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S基金要大面积铺开仍需要很长的时间,因为中国的一级市场仍不成熟,对于这些二手项目缺乏可靠的评判标准和执行路径,“目前还没有成熟的土壤支撑S基金的发展,但方向是好的。”

而在宋咏红看来,随着股权投资基金在这两年集中到期寻求退出,没能上市企业的老股转让问题会更加突出。根据不同企业的发展情况,有一部分科技企业由于外部环境变化而导致业绩下滑,未能如期上市,早期投资基金若不能顺利转让老股,就会要求创始人回购,有可能给企业造成巨大压力,而有些投资公司无奈之下会发起企业清算,就提前结束了企业的生存期。

基于这些窘境,宋咏红建议政府重视老股转让问题:第一,考虑设立专项投资基金,符合政府产业支持、符合特定投资条件的情况下,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承担机构的“接盘侠”角色,维护投资机构的良性发展,保障部分具备先进技术和产品的企业不至于提前结束生命周期;第二,投资机构在下一轮增资中搭配一定比例的老股转让份额,政府可给予机构资金补助;第三,搭建老股转让平台,引进更多的海外投资人入场参与市场交易。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4018号安联大厦A座13A02 咨询电话:0755-23819909 0755-23819903 传真:0755-23819923
版权所有 深圳市悦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